贵港在线,贵港新闻网,贵港信息网,贵港信息港,贵港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贵港创业 >

“逃离”美元基金:蒋晓冬创立长岭资本

时间:2018-01-14 05:0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qegat.cn
“逃离”美元基金:蒋晓冬创立长岭资本,蒋晓冬 长岭 融资 创投 ****投资 投资机构

(原标题:“逃离”美元基金:蒋晓冬创立长岭资本)

蒋晓东说,中国市场并不缺服务于精英阶层的优质医疗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真正需要革新的是怎么让绝大多数中产阶级高效、低成本的享受到足够好的服务。这一问题,需要依靠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来解决,不仅仅是把已有的东西规模化。

11月15日,初创VC机构长岭资本宣布已于2016年10月成功募集总计1.25亿美元的首期基金,用于投资国内技术驱动的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领域的早期****。

翻开基金资料发现,这个名字陌生的基金背后,是来自恩颐投资(NEA)的两位创投老兵:蒋晓冬、蒋波。

恩颐投资是管理着超过170亿美元的全球创投基金。据了解,蒋晓冬、蒋波将于2016年年底正式离开恩颐投资,但会继续担任恩颐投资的顾问。

根据恩颐投资官网披露的信息,蒋晓冬自2005年开始参与恩颐投资在中国地区的投资业务,蒋波于2012年加入恩颐投资中国团队。长岭资本的其他投资和投后管理团队的成员来自包括平安好医生、经纬创投、晨兴创投在内的创业****和投资机构。

“VC是一门艺术。从事VC的第一天并不懂这个事情;工作几年后也许会有更多的疑惑;当有一天确定自己能做一名艺术家的时候,肯定是希望画自己的图画。我们希望成立一只基金,完全按照自己的想**和视角去做投资。我们的目标是画一幅清明上河图,所以需要一个优秀的团队共同完成。”11月,蒋晓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介绍长岭资本的创办过程和投资思路。

老兵创业

恩颐投资是蒋晓冬的第一份工作。过去的12年中,蒋从投资经理一路走到恩颐投资中国业务负责人的位子,已经再无上升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蒋的离开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翻看长岭资本的官网信息可以发现,蒋波在加入恩颐投资之前在阿里巴巴集团担任产品和技术管理重要职位,包括:组建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团队,领导开发了国内最早的移动支付产品;在此之前,管理雅虎中国所有通讯及社区类产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恩颐投资和世界银行集团旗下****金融****(IFC)都是在长岭资本一期基金中出资额排名前五的LP。除恩颐投资作为机构向长岭资本出资外,包括恩颐投资两位创始人在内的7位美国的合伙人也都是长岭资本的个人LP,恩颐投资亚洲区主席Carmen Chang和恩颐投资全球管理合伙人Scott Sandell一道成为长岭资本的战略顾问。

“恩颐投资的资源主要在美国,是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产业VC,可以在新兴技术和商业趋势方面帮助长岭资本的被投企业;IFC只投资新兴市场,为我们带来新兴市场资源和信息的同时,也可以帮助我们被投企业在其它新兴市场的扩张。”蒋晓冬介绍,恩颐投资将在其新基金**ち粝嗟倍疃扔糜诤统ち胱时玖贤蹲试谥泄厍南钅浚⒉慌懦蠢从隝FC联合投资的可能**。

中国是IFC第二大投资目的国,IFC全球****投资首席主管Nikunj Jinsi表示:“对长岭资本的投资是IFC在新兴市场促进创新的重要举措,将支持更多创业企业致力于改善中国优质医疗服务的供给。”

消费驱动

长岭资本一期创投基金是长岭资本设立的首期基金,重点投资于国内技术驱动的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领域的早期****。

长岭资本在健康服务领域、消费服务领域,首期基金将专注A轮和B轮投资,计划投资约20家****,单笔投资金额平均在100万美元至1000万美元之间。

“我们做2C领域的投资,没有什么完全不投资的,更多的是站在什么角度进行投资。”蒋晓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长岭资本主要从平台迁移的角度去分析中产阶级群体的需求变化和行为变化,进而寻找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商业价值。

在蒋晓冬看来,商业的本质在于如何把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更加高效和可及地覆盖到更多的人。

“中国市场并不缺服务于精英阶层的优质医疗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真正需要革新的是怎么让绝大多数中产阶级高效、低成本地享受到足够好的服务。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需要依靠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来解决,不仅仅是把已有的东西规模化。”蒋晓冬以医疗投资举例。

长岭资本的医疗消费投资,重点关注新型诊疗服务、移动医疗、生命科技和大众健康四个子领域的投资机会;消费服务主要投资2C模式,重点关注消费升级、交易平台、社交****和颠覆**新技术。

蒋晓冬介绍:“我们投的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有共通的一点,就是驱动商业的核心是human behavior(“人的行为”)。消费升级的三个主要驱动力是如何变得更healthy(“健康”)、更wealthy(“富足/富有”)、更happy(“快乐”)。”

在蒋晓冬看来,行为变化的核心是怎么认知世界、怎么体验服务和产品、怎么互相影响。如,社交媒体的发展让实体产品的体验走向虚拟化——使用一个产品不仅取决于产品的功能,还受“用这个东西说明我是什么人”的心理影响。

寒冬融资

长岭资本基金募集完成的消息披露后,一位恩颐投资的被投企业创始人在朋友圈写道:“这个团队不仅给创业者带来钱,还能同时给创业者带来危机感和安全感。”

看到“危机感”三个字之初,蒋晓冬颇为不解甚至有少许的不安。其后明白,创业者意在表达蒋晓冬和蒋波会在企业放松心态时提醒创始团队还有挑战存在,也会在创业者焦虑的时候为其宽心。

蒋晓冬说,投资机构能够提供给创业者最大的资源,就是经验和基于经验所能做出的判断。

“创业是一条非常窄的路,成功创业是低概率事件。企业在早期创业阶段可以选择的路很多,绝大部分的路都是不通的,需要投资人基于经验和判断能力为企业做核心方向上的建议。这个对很多企业的成败有时是决定**的。”蒋晓冬说。

长岭资本一期基金的募资过程中,有投资人问:“为什么两年前不出来做?”这提问的背景,是过去的六个月是中国VC行业自2009年以来最差的融资环境。

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16第三季度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基金募资活跃度下降。2016第三季度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94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下降49.2%,环比下降11.3%。

长岭资本这个First-time Fund的融资自然并不轻松。近半年的时间中,蒋晓冬第一次感受到向人要钱是什么感受,而且是在这样一个形势比较差的情况下。他说,也因此更加理解创业者的心路历程。

“我们并没有考虑现在是不是最佳的融资时间,而是自己的状态、时间到了。就像创业,今年融资也不容易,B轮C轮死。但我认为,心到了,就应该去做。”蒋晓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另一个蒋晓冬未有强调的原因是,恩颐投资最近一期基金的投资刚刚接近尾声,在两期基金的临界期离开可以尽量降低对新基金的影响,这也是出于职业投资人的选择。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